番茄种植园

火黄主,间杂其他

泡泡游戏    2


天上白云的形状,逐渐变成了,那个人的脸。

躺在草地上的左叶同学,嘴里咬着的三叶草,眼睛直楞楞望着蓝天,思绪也随着白云飘远。

那人有毒。

虽然很早就知道他,崇拜他,但是正式见面只有一次,而且略显狼狈。

回想一下,学长,蔡徐坤他虽然绅士,却不全然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

自己想象中的偶像男神应该更矜持、更恪守规矩一点,那个花花公子一样的大少爷是sei?太ooc了吧!

左叶同学跟其他追星的孩子一样,自己事先给偶像设定了一个人设,不管现实符不符合,反正他自己喜欢。而见到男神有不那么一样的一面呢?说不上幻灭,毕竟男神真正的样子也是很迷人的,甚至更加有魅力。

为什么他的模样像天上的云一样,在自己眼前不停来回飘荡呢?

自己……是恋爱了吗?

这想法真特么可怕,左叶甚至被自己这想法吓得从草地上弹坐起来。

他叶哥才不是这么随便的人!他们才见过一次,仅仅一次。虽然对方长得略帅,但他是男的啊,自己又不是花痴,那是对天才学长的崇拜,是敬意!一定是这样的!

左叶使劲说服自己,跳着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校服,向着图书馆走去。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左叶同学迎来人生中第一件大事——高考。

由于哥哥们的疼爱,给他创造了所有有利于学习的条件,甚至亲自上阵为他补习功课(虽然次数很少),左叶自己也是个特别懂事靠谱的孩子,考试成绩不出所料地他达到了理想的分数线,第一志愿学校稳稳的放进兜里。

作为奖励,两个年长的哥哥带他去参加生意伙伴的酒会,说让他也见见世面,只要注意人身安全,他今天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情,包括喝一点点小酒,认识认识一些漂亮小姐姐小妹妹。

呸,他才不要!

不过,他还是去了。他虽然有点笨笨的,但乖巧可爱,长相讨好,跟年长的叔叔阿姨们打好交道,对哥哥们的业务还是有方便的,这事他懂。

果然,他一进场,哥哥们还没来得及详细介绍,他就像一只柯基犬一样被长辈们围了起来,甚至一些比较年轻的也上去凑热闹,从名字到三围都问了个透,叽叽喳喳上下其手,就差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一时间宴会厅充满了无处安放的父爱母爱。

好可怕!原来过于膨胀的喜爱也会这么可怕,他的脸快要被揉肿了。左叶不知道,那是因为他长得太可爱了,虽然个子一米八了,但身上的童真气息就是特别能燃起长辈的父爱母爱。

“真是的,这些大叔大妈们平生没见过小孩子吗,我都成年了……”

好不容易借机逃了出来,在偌大的后院里找到一个偏僻的亭子坐了下来,左叶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惨遭蹂躏的脸蛋,低声嘟哝。

“真的吗,成年了,那你好棒棒哦。”

见鬼!怎么这么偏僻的地方都有别人在!左叶慌张地环顾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那么,来玩点成年人的游戏,怎么样?”

这个……这个世界也太小了。似李,男神!哦不对,是蔡徐坤学长。“你……学……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趁蔡男神还没凑过来,左叶同学几乎是用跳的逃出这个亭子,虽然下一瞬间又被捉了回来。

“小左叶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了?”男神不愧是男神,出手肯定快过别人。亲亲抱抱举高高?人家男神直接搂进怀里就往脸上大“啵”一下。

轰隆……

某个异世界里,一朵红色的蘑菇云绚丽地绽开了,一如左叶脸上的红云。

他简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你,怎么可以……”

看他被吓成这个样子,本来就不算能说会道的口条更不利索了,蔡男神既觉得好玩又有点歉意,但是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依旧搂在怀里,揉揉他的脑袋给他顺了顺毛。

“对不起,只怪你今天太好看了。”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给他拉了拉稍微有点松了的领带,男神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

而左叶的耳朵呢?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

这么近距离跟男神四目相对,看得见他眼里的盈盈笑意,连他的呼吸都近在咫尺,左叶的脑子仿佛变成了天上的浮云,轻飘飘的,意识都飞到天上去了。

意识仿佛又回到了那天,他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白云全都变成了蔡徐坤的脸。

而真正的蔡徐坤此刻就在他眼前,甚至和他紧贴在一起。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你……你才好看呢……”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左叶低着头软绵无力地驳嘴。

是的,男神今天似乎相比上次见到的更加俊美无俦。可能因为穿着正装礼服,也可能是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丝,更有可能是他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

“是吗?”男神故作惊喜地和他五指相扣,笑着问道,“那么,你喜欢吗?”

喜欢?不喜欢?

这个问题好难啊。

如果是两个月前,左叶肯定想都不用谢,大声骄傲地跟全世界宣布:最喜欢啦!!!

可是,当真人来到他眼前,甚至半抱着他,连呼吸都吹到他耳根的时候,他……怂了。

男神虽然是绝世无双的美男子,是个人都喜欢,说不喜欢也太假了。但是,要说喜欢,似乎又……

“三、二、一,时间到了,这题默认正面答案,喜欢。”说着又“啵”了一下,这次更过分,啵的是嘴。

左叶这次连脸红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任由他喜欢,无奈地叹息。

“真甜,刚才是不是喝过香槟?”似乎为了确定自己的答案,男神又亲了一下他肉嘟嘟的唇,甚至想撬开点亲进去……

“唔唔……学……学长!不要……”这次左叶奋力推开了,好可怕!这人上手怎么这么快?他还完全没有准备好……

学长?——男神皱了皱眉头。

虽然听起来别有风味,但还是有点生分。在学校里,他可以有无数个学长,一点都不特别。“刚才你在大厅里叫他们什么?”蔡徐坤问道。

?刚才自己怎么向人打招呼来着?左叶手指点了点脑袋,大眼睛圆溜溜地转动着,“叔叔,阿姨?……”

“还有呢?”

还有?“哥……哥哥。”那些跟自己兄长差不多大的总不能也叫人家叔叔吧。虽然他跟他家兄长年龄差特别大。

蔡男神抿了抿嘴,满意地点点头,“那么,我也是哥哥。”

对,年龄上你是哥哥。可是哪有一上来就占人便宜的哥哥……当然这话左叶不敢当面吐槽。

“来,叫我哥哥。”又把小学弟搂紧一点,两人胸口几乎紧贴,似乎丝毫不理会这样会不会过于亲密,蔡学长诱哄着说。

本来叫个哥哥并不困难,可左叶嘴巴像打结了似得,就是说不出来。

“……坤哥。”

总不能让男神太失望,他小机灵地在“哥”字前面加了对方的名字。

坤哥本人呢?当然是满意喽。这可是专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称呼。

“小叶好乖。”这么快连回叫的称呼都想好了,你男神还是男神。“为了表扬你这么乖,哥哥送你一样东西,也算你成年的礼物。”向来记性特别好的蔡学长可没忘记刚才他说过的话,眼前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成年了。

成年,跟未成年有一道微妙的分界线,它是无形的。但是跨过这条线,却有更多精彩的万象世界召唤着他。

“什么礼物?”小叶本人——左叶同学当然不知道蔡男神现在正想着什么,他好奇地瞪大了眼睛,问。

不问还好,一问,男神又绽开了他颠倒众生的微笑,只是,这次的笑,迷人中还带着一丝坏坏。

左叶的眼前,男神漂亮的脸越来越放大,知道,额头贴到他额头上。

“一个……男朋友,怎么样?”

tbc

泡泡游戏(蔡叶)1

第一次写蔡叶,ooc归我,帅气归他们。

很俗套的男神攻 x 可爱受 。

不嫌弃的话,请慢用:

**    **    **    **    **    **    **    **    **    **    **    **    **    **    **   

    打开门,那个帅气的男人走了出来,问他叫什么名字,喜欢喝什么样的酒,喜欢在哪里……约会。

    疯了,这不是真的,他一定是在梦里!

    可是即使在梦里他依然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血气直往头上涌,快要晕厥过去。

    事情是这样的,夏日的周末,他家里那几个躁动不安的灵魂出去寻找城市某个适合的角落尽情释放荷尔蒙,剩下他自己一个在家里——复习。

    是的,没错,复习,他家五口人,只有他一个小可怜没人要,还要面临人生的重大抉择——高考。而他那几个亲爱的大哥给他买了一大堆像山一样高的复习资料后,就玩他们自己的去了。

    惨,真惨,好像左叶!我还是不是你们最疼爱的崽崽了?

    当然,嘴上嘟哝,他也不敢造次,只好乖乖在家里看书。

    时钟滴答滴答响。十点钟过去了,十一点过去了,十二点……

    不对劲,有点不对劲。他的几个哥哥里,要数二哥最稳重,他从来没试过超过十二点还不回家的。更何况他明天有个重要会议。打个电话给他,不打还好,一打隔着电话线都感觉到他醉气冲天。大哥呢?大哥在不在身边?然后人家说大哥都醉得快睡着了。

    好,要不是家里最稳重的老幺及时打个电话过去,他那两个哥是不是被人套麻袋卖走了都不知道?在得知三哥四哥都在同学家通宵开party后,他只好挺身而出,担负起接他们回来的任务。

    “师傅,就在这里,我接他们出来之后就打电话给你。”从出租车里出来后,左叶对师傅交待道。

    电话里哥哥说的就是这个酒吧,外表看上去还蛮高级的嘛。一进去里面,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气氛让学生哥左叶叶有点发懵,匆匆找服务员询问哥哥们的消息后,只想赶快把他们接走好逃离现场。

    还好他两个哥哥挺有名,一问就有消息,可是得到的答复是他们俩被熟悉的人塞进出租车送回家了。打电话回家,果然两个醉鬼已经到家里。

    什么嘛……左叶嘟了嘟嘴。虽然白走一趟,可是知道两个哥哥安全了他也放心了,扭头就往回走。

    “砰——”一转头,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直冲他撞来,手上满杯的红酒全洒到他身上。

    倒霉!太倒霉了!今天不宜出门……不对,简直不宜醒着!

    左叶接受了对方的道歉,也不好意思气鼓鼓了。虽然夜深了但这个城市是不夜城,到处还满都是人,这样走出去脸丢大了。他只好先到洗手间去洗一下T恤。

    哇,这酒吧够气派的,不知道还以为是演中世纪欧洲皇宫大戏里的场景呢。比中世纪还优秀的是,这里有洗手间!当然洗手间也装潢得像宫殿一样就是了。

    安静的走廊里没有一个人,推开装饰繁复的大门,里面却突然又走了个人出来,把他撞个满怀。

    得,今天左叶同学不宜呼吸,只要一呼吸,就有坏事发生。

    “你,没事吧?”

    有事!还是很大的事!左叶不高兴,想打人!虽然可能打不过……

    不过这冒失鬼声音还真好听,钻进耳朵里特别受用,左叶的气也好像消了一点点。

    “你来得真够晚的,我差点就给你经理打电话了。”

    怎么,他被撞了,还被责备上了?虽然对方有着温文尔雅的嗓音,像羽毛一样撩耳朵。抬头一看,左叶嘴巴长大得能塞得进一个鸡蛋。

    男神!

    丝毫不夸张,眼前的男子长着一张可以颠倒众生的脸,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帅,是一种优雅、古典、如王子一般的帅气,简直好像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而且,这人他知道,是他现在所读高中的学长,传说中的人物,十项全能的完美男人,是他的偶像。他就是听说了对方的神话事迹才拼命考上现在的高中的,虽然他前脚一进门人家后脚就出国留学了。

    三年过去,对方提前毕业,回来接手家族生意——是的,上帝就是这么不公平,这人不仅是个世间少有的美男子,也是个世间少有的天才,同时,他还是个富家公子,含着金钥匙出生。

    虽然无数次幻想过自己通过努力也能达到学长男神的高度,可是当男神真的站在他眼前时,他还是感觉自己如大树旁的一颗小草一样渺小。他……缩了,说了声告辞转身就走。再看一眼男神的帅脸,他怕自己会血压冲顶而亡。

    因为花痴而挂掉,传出去都丢人!

    可是!对方却没有放他走,男神——好了我们也该公布他的名字了——本市独一无二最年轻的上流社会佳公子——蔡徐坤先生,抓住了他的爪子,说:“这是怎么回事,玩起纯情学生的角色扮演游戏了?这可跟说好的不一样。”同时还顺势摸了摸这爪子,嗯,白嫩嫩,又滑又细腻,上品。

    “学长……不,蔡先生,你认错人了,我……我不是……”左叶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自己又没喝醉酒,干嘛说话都不利索了?

    认错人?蔡徐坤蹙了蹙眉头,仔细打量起对方。嗯,确实浑身傻学生的气息,丝毫不像做公关的。

    好可惜,长得这么可爱,完全是按自己喜好的类型来长的。连脸红的样子都这么可爱,所以蔡徐坤抓着他的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

    “好孩子,可不该半夜到夜店里来。”蔡徐坤可没有放过一丝细节,他刚才叫自己……“学长?”

    对!“你是偶练高中的传奇人物,我就是因为崇拜你才考上去的。”这话在脑子里不知来回转了多少百遍,所以说出口时一点都不结巴。哦,左叶本来也不是个结巴。

    “噢,这样吗?”蔡徐坤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比他矮半个头,呆萌可爱的小学弟,好像看着一只呆头呆脑的小狗狗,“有这么好看的学弟,是我的荣幸。”终于放开左叶的手,他蔡徐坤可不是登徒子,既然这小学弟说崇拜他,那么事情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夜深了,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简单探听了左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蔡徐坤决定欲擒故纵,“我送你回去。”

    然后在豪华房车里,就出现了开头的问话。

    你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进酒吧?喝过酒吗?喜欢喝什么样的酒?

    喜欢在哪里……约会。

    几个问题,问得左叶轰的一声,全身血液沸腾,好像要喷发了。他不是花痴,他真的不是花痴(才怪),是对方故意在他耳朵旁边小声说话的,是蔡徐坤的错!(还长得那么好看,错上加错!)

    一到小区门口,左叶同学开了车门几乎逃跑似得溜了进去,过了好久才扒着大门,怯生生地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说:“谢谢你……再见。”

    实,在,太,可,爱,了。

    那几个问题,除了得到了左叶这个名字以外,其他的当然没有信息。

    不过,这么可爱的小猎物,值得慢慢探索,品味。

    舔了舔唇形完美的下唇,蔡徐坤看着左叶一阵风一样钻进去的地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